sharonli1233

【Gramander】分手(一发完 he)

7七叶竹-泽无舟梁:

真部长和Newt的cp,OOC属于我,角色属于电影。


一发完he。


——————————————


一、


“我们分手吧……”


 


“Percy……!?”正专心致志搅拌着手中混合液体的Newt猛地抬起头来,压制不住惊讶无措,茫然而恐慌的看向自己的恋人。


 


站在楼梯上俯视着Newt的Graves依旧是一派自持模样,只是脸上淡淡的无奈和倦容不再掩饰,帅气逼人的面孔便显示出几分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沧桑。“Newt”他的嗓音如此好听,低声呢喃耳语时最是性感“我们并不适合不是吗?”


 


Newt胡乱扔下手里的东西,想要上前却有些惊乱,最终停在了Graves身前几步远的地方“我不明白……我们已经在一起这么久了……Percy……我并不觉得我们不适合。”


 


“那就是我觉得我们不适合。”Graves打断了他,抬手揉了揉眉心“我提出分手,可以吗?”


 


“Percy……”仿佛被一道石化咒打中,Newt浑身都僵硬了,本就偏白的皮肤现在更是惨白一片——不,我不同意——他的内心如此坚定而决然的回绝,他的灵魂也在叫嚣着不愿意答应,但当他看到Graves不愿意和他对视的双眼,以及抿紧的嘴角,他又忽然泄了气——Percival是真的在提出分手,而自己深爱着对方,真的能拒绝得了他吗?


“Graves先生……”他纠正了自己的称呼“我明白了。”


 


松口的一瞬,他看到Graves瞬间绷紧又颓然放松的双手,然后对方给了他一个看不懂的眼神,转身离开了这个神奇的箱子


“再见,Newt。”他还是这么称呼着神奇动物学家,只是语气疏离,不再伴随拥抱,仅有一个衣衫笔挺的背影。


 


二、


Newt毫无疑问的陷入了低潮,隐形兽显出顺滑的毛发,走过来给了他一个拥抱,就连嗅嗅也安静的坐在一边不再闹腾。


“谢谢。”Newt勉强的勾了下嘴角,他没有哭,但看起来比那更糟


“我就知道……我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家伙,Percy……Graves先生也走了。”


 


修长漂亮的手指拂过身前的神奇动物们“嘿,抱歉……你们没有爸爸了。”他又拍了拍嗅嗅“把你从他那里弄来的东西收拾一下还回去好吗?我答应你给你一些别的补偿。”


 


嗅嗅似懂非懂的眨眨眼,咻的一声跑开,不一会,拿着一枚刻着独特PG花纹的领带夹举到Newt面前。


 


“是的……就是这样,好孩子。”Newt接过亮闪闪的饰物,小心地摩挲着那上面的花纹,眷恋又不舍。忽然眼角一抹绿色一闪而过,跳到了嗅嗅身边


“Pickett!”


 


他有些疑惑,护树罗锅显然不是从他的身上跳过去的,而此刻和嗅嗅在一边咕咕嚷嚷,似乎在交流着什么


“你去哪了?有什么事吗?”


 


然而Pickett已经安静下来,绿色的枝干摇摆了一下,就顺着衬衣趴回了Newt胸口,乖巧的缩在口袋里。


 


“好吧……”Newt觉得小家伙一定也是因为自己和Percy分手的事情而有些异常,无论如何,他们乖乖的,总好过在这个时候闯祸,Newt可不确定自己还能处理好那些事情……“现在我们先去收拾你的窝。”他指了指嗅嗅,任由脸上的落寞再次淹没了他。


 


三、


“不!嗅嗅!”他试图把黏在自己身上的嗅嗅撕下来,“那个也是Graves先生的,我不能带着!”


手腕间,有些皱巴巴的衬衣袖口扣着一枚格格不入的蓝色袖口,精致漂亮,造型夺目,被向来贪婪的嗅嗅拼命按在他身上不让他取下。


 


“他不会希望我带着这种具有象征意义的东西出门的……”Newt压抑住嗓间哽咽的感觉“我们已经分手了,Percy……。”


 


一直努力控制着情绪的青年猛然爆发,颓然的蹲坐在地上,双臂抱膝,小声的啜泣出声。


“他不要我了……”


大滴大滴的泪水无声滴落,濡湿了衣襟,在动物面前,他第一次流露出如此脆弱不堪的样子——被Percy宠坏了,以前都不会哭的……他有些自虐的想着。


 


“Pickett?”声音明显是哭过的嘶哑


 


护树罗锅从口袋里钻出来,头顶上还有几滴泪水的痕迹,但小家伙并不介意,只是跳到了Newt手腕上,做出了和嗅嗅一样的动作——态度强硬的固定着那枚袖口。另一边,隐形兽也直勾勾的看着那枚蓝色的小东西。


 


“好吧。”Newt妥协“我,我问问Per……Graves先生能不能把它留下来给你们留个纪念……”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但我不确定,Gra……”哭过的嗓子不自觉打了个嗝,可怜兮兮的


 


“Graves先生是很严谨的人,我不觉得,”他又抽噎了一下“……他会留下这种令人误会的纪念。”


 


回应他的,是周围一群神奇动物面面相觑后,纷纷给了他一个温暖的抱抱。


 


Newt,你比你以为的要好。


 


四、


“留着它吧。”


出乎意料的,在Newt开口前,Graves就给出了答案,看着被固定在Newt袖口的蓝色袖口,语气毫无波澜


“还有。”他补充道“那些也不用还给我,它们已经属于嗅嗅了。”


 


“好的……”Newt点点头,想再说些其他的,却不知从何开始,一时只能任由空气陷入沉寂。


 


“Newt。”最终是Graves打破了僵局“如果没有其他事,我要回去去工作了。”


 


“是,是的!”Newt赶忙点头道别,看着男人短暂的叹了口气,消失在转角处。


“Percy……”他低声唤着,无意识抚上袖口,也转身离去。


 


那一大推亮闪闪的物件,也全部回到了嗅嗅的窝里


“Graves先生给出去的东西,是不会再收回去的。”Newt平静的陈述着“显然我只是希望借此再见他一面……你们是对的。”


也许他根本不会在意我拿这些做了什么……


 


五、


既然已经分手了,继续住在Graves家显然是不行的,Newt早在结束关系的第二天就趁着对方上班,悄悄离开,现在,他暂时借住在Tina家,可这总归也不太方便。


 


“我打算去周边做一下短途考察,之前就听说好像出现过一些危险动物的踪迹……”Newt提着箱子,向忧心忡忡的两姐妹告别“别担心我,正好可以分散一下注意力。”


 


“Newt?”Tina皱起眉头“你不需要躲出去的,部长大人他最近几乎不在国会里,好像是外勤任务很多,你可以留在这,我们不会觉得被打扰的。”


 


“不。”Tina提到Graves让Newt的眼神黯淡了一瞬“我只是……需要散散心,这里,会很难受。”


他的气息总是缠绕不散,眷恋太深,他怕忍受不住。


 


“好吧……”她们妥协。


 


这就是为什么Newt现在会出现在这片树林的原因,它离的并不算远,却鲜有人迹,但他也没料到,在城市边缘,会遇到如此可怕的威胁。


 


那应该是一只体型偏小的龙,通红的眼瞳显示他已经发狂,没有理性可言的动物即使是Newt也无法驯服沟通,何况他还发现了一枚龙蛋,正处于被这位母亲毁坏的边缘。


 


“停下!”


Newt挥舞魔杖阻碍着龙的步伐,将那枚龙蛋护在身后,“那是你的孩子!”


 


一声怒吼掀起狂风,不大的身体蕴含着强大的力量,Newt挥出护盾,才勉强站稳身形“醒醒!我不是来伤害你的!”


 


但那条龙只是再次呼出一口气,更加凶猛的压向Newt。


 


偏偏在此刻,Newt听到了来自身后蛋壳碎裂的声音——幼龙要出世了。


这不行,他清楚地明白受损的龙蛋在没有外力帮助下自行孵化会有多大的风险,那条小龙很可能没机会睁开双眼看一眼这个世界,他必须,必须抽出精力来照料小家伙才行!


 


“呼神护卫!”Newt召唤出自己的守护神挡在身前抵挡母龙,自己随即转身,魔杖顶端发出柔和的光芒,笼罩住正在破壳的龙蛋。


他不敢回头,守护神的力量很强,但和失去理智的龙对抗却不是它可以发挥所长的地方。如果此时回头,扑面而来的危险很可能让他潜意识放弃保护龙蛋转而战斗,但他不能。


 


幼小的生命一点点显漏出面貌,Newt的掌心开始冒汗,一般因为事态的紧急,一半因为龙蛋正在吸取他的力量用以修复……


“Percy……”


无意识的分神,Newt有些委屈的叫出这个亲昵的称呼,如果Percy在的话……


 


“昏昏欲睡!”


熟悉的嗓音在身后炸开,男人沉稳的声线难掩颤抖,在发现昏睡咒无用后,立刻接连补上一堆其他的咒语。


他不是Newt,尽可能不下重手的同时已经比Newt狠厉许多。加之两只守护神的帮助,终于把母龙击倒。


 


“Percy!?”龙蛋恰好也孵化完成,收回魔杖的Newt转身,惊喜的看着不远处的Graves,鬓角染着夜风,衣摆显露出匆忙。


 


“你在胡闹什么!”Graves克制着怒气眉眼冷峻。


 


Newt被吓了一跳“Graves先生……”


 


“你明明有能力摆平这些,却选择让自己差点送命!?”


 


“我……”他张张嘴,又发现自己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不是故意的……”


 


“……没有下次!Newt!你就不能稍微那么多一点点,看顾一下你自己的安全吗!”年长的男人做了个深呼吸,脸上的神色才勉强平静下来,但没等Newt开口询问对方是如何赶过来的,Graves脸上的严肃神情就立马再次出现,魔杖一挥,幻影移形消失不见,没留下只言片语。


 


留下Newt静静站立半晌,才开始收拾一片狼藉。他的确应该自己就处理好的,但他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没有做到,就像他不知道为什么Graves真的如他期待的出现了一般……可他起码知道了Graves对他的不满有多严重。


 


六、


“你说什么?”Theseus神色怪异的看着自己的弟弟,语气迟疑。他此次前来没有知会美国国会,因为他只是想来看看他的亲人,却没想到看到Newt沮丧到魂不守舍的样子。


 


“我们已经分手了……”Newt低着头,不敢看自己的兄长“就只是……Graves觉得我们不合适”


 


“Newt。”大出Newt许多的Scamander一向对自己的弟弟疼爱有加,他和Graves是老相识,也算是惺惺相惜的好友,甚至由于家族的关系,在某些方面,Theseus对Graves的了解多于Newt“我所认识的Graves,如果会觉得你们不合适,那一开始,他就不会追求你。”


 


“但是……”


 


“更何况你带着这个。”Theseus挥挥手打断Newt,手指虚点在他的手腕上,“这枚袖扣,——Graves家族的物品之一,从来是Graves伴侣之间的信物。”他自信的半仰着下巴“现在,你带着这东西,告诉我说他和你分手了?”


 


“信物?”Newt张大了嘴巴“我……我不知道。”


他回想起自己为什么会戴着这枚袖扣,再次陷入茫然“Percy他为什么……”


 


一阵轻微的刺痛打上手腕,Newt下意识低头,诧异的发现蓝色的袖扣闪现了一抹鲜红,虽然转瞬即逝,但绝对没有看错。


“这?”


 


“伴侣之间的信物,”Theseus也看到了那抹红色,悠然的神色立即消失,“因为这袖口在另一方陷入危险时会发出警示,并指导另一方得以盲现到爱人身边。”他拿好魔杖看向Newt“当然,如果使用一些技巧,也能够遮掩住某一方的信号,但情况越紧急,难度越大。”


 


“红光——而Graves没能完全挡住他。”英国傲罗严正以待“Newt,你能感受到踪迹吗?”


 


“Percy……”聪慧如Newt,立刻反应过来,闭上眼睛感受来自腕间的魔力残留,手指舞动“幻影移形。”


 


七、


“Percy!?”


站稳睁眼的同时,Newt就看到了美国国会的安全部长,强大,冷静,身处危险也毫不慌乱,大衣下摆随着魔法翻飞起舞,露出些许白色的内衬,是Newt最喜欢的那件,而他的发丝,一丝不苟,和他的着装一样,深沉的黑色中掺杂着霜白,是Newt最喜欢的样子。


 


他站在一片废墟中间,看起来是那么坚不可摧,可Newt无法忽视他嘴角沁出的血丝,顺着袖口滑下的血液甚至已经在脚下汇成一滩,苍白的脸色也在魔法的光照下更加渗人。


 


一场战役刚刚结束,Theseus皱着眉目光四扫,在对上Graves的时候不意外的看到对方挑起了眉“Percival,”他开口“你受伤了。”


然后Theseus自然地上前替换了Graves的位置,用近乎谴责的目光,成功的让他闭嘴接受Newt的查看。


 


“这只是一场小型突发战。”Garves僵硬的站立着,在Newt恼怒和心痛的目光中干巴巴的开口“我们结束了它,并取得了胜利……”


 


“但你受伤了!”Newt少有的咄咄逼人,低声怒吼。


他刚才撕开Graves外套肩线的时候被吓坏了,鲜血浸湿了整个衣襟,一整瓶止血魔药和无数个清洁咒语才让他看起来不那么可怕


“而你还试图屏蔽我!”他示意袖扣“要不是Theseus恰好在……”


 


“我们也会处理好一切。”


 


“你就不能稍微那么多一点点,看顾一下你自己的安全吗!”


不久前Graves才对Newt说过的话,被一字不差的奉送回来。


 


Graves张张嘴想反驳,最终无奈放弃“Newt……”


他知道这决不是一个好时机,但没办法了


“这就是为什么我提出分手。”Percival的声音喑哑了下去,“我爱你,永远别怀疑这个,我爱你Newt,我爱你超出了我的生命。”他苦涩的笑了笑“但我的生命不属于我自己,战争就要来了,我不知道哪一天也许就回不来了,让你承受痛苦,或者让你因为我而陷入危险,无法自由的享受快乐——”


 


“愚蠢!”神奇动物学家一改不善言辞的形象,词语尖锐的反驳打断他“你以为这是避免了我太过痛苦,其实却只会提前折磨我!而这种痛苦甚至只是种假设,你就将他强硬的附加于我!折磨我的灵魂和心灵!”


他的气势和语句让人惊叹,一边的Theseus听到动静,示意众人稍稍远离了他们。


“至于我的乐趣,Graves,你觉得没有你的生活我会有多快乐?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快乐吗!?这些天你是否因为没有了我不停的给你惹麻烦而感到了快乐!”


 


“你永远不是麻烦!”Graves被最后的假设刺伤了“我只会因为你快乐。”


 


“那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快乐!”Newt颤抖的手掏出另外几种魔药,撒在那些症状各异的伤口上,语调却毫不含糊。


 


“抱歉……”骄傲的Graves,智慧的Graves,果断的Graves,在Newt的质问下,愣怔的,第一次不知所措。


 


“或者你觉得我并不爱你……”Newt的声音弱了下去,勇气和愤怒用光后,后怕和自我怀疑蔓延在心脏,他垂下头,掩饰通红的眼眶。


 


“Newt!”终于发觉自己错的离谱的人敏感的察觉到滴落在手腕上的冰凉液体,临危不乱几个字立刻离他远去,为自己犯下的错误感到胆战心惊,Graves抬起受伤没那么严重的手臂,慌乱的安抚拥抱着Newt——把他骂醒过来的爱人


“我从来只害怕自己配不上你给我的那么多爱……”


 


“还不够多,”Newt抽噎了一下“……不然你为什么会提出分手。”


 


“我后悔了……”正如Newt所说,他让Newt承受了“也许”、“可能”会有的痛苦,还将那视作保护,简直愚不可及,正是他给予Newt了伤害,愚蠢、荒谬、不可原谅。


但也许Newt会原谅他,因为Newt知道他有多笨,知道他不是故意的,Newt是那么善良,也是那么爱他,他们会有机会重来,只要Newt原谅他,他将感激不尽。


“Newt,你还愿意接受我吗?接受一个傻瓜?”


 


“你会取消袖扣上的遮掩吗?”Newt反问


 


“我会。”一道光芒闪过,Graves当即解除了屏障,“我再不会对你有任何遮掩。”他举起魔杖,向Newt起誓。


 


“很好。”Newt擦干眼泪抬头,吸吸鼻子调整着呼吸“我拒绝接受你。”


他看了一眼不远处一直观察着他们的Theseus,回应兄长的眼神支持,然后尽可能让自己站的更直“除非你重新追求我一次。我会考虑”


 


Graves错愕了一瞬,随即明白过来,抬起Newt的手臂亲吻他的手背


“我应得的。同时也是我的荣幸。”


 


End



评论

热度(203)

  1. 尾巴低头吃便当竹柒 转载了此文字
  2. sharonli1233竹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