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onli1233

【神奇动物在哪里】【Gramander】计划生育的重要性(警告内详,1218一发完)

金鱼臀:

计划生育的重要性


 


No More Kids!


 


·Original Percival Graves/Newt Scamander


 


·跟你们妮扣 @nichoLee 的脑洞哈哈哈


 


·可能Mperg提及,不适的妹子请慎重!!!




sy:戳我






 


 


 


巫师的总人数加起来还没有麻瓜一个镇的人多——这在每个国家的巫师世界里都是一个难以解释的谜。全球巫师的平均生育率可能比一只科莫拉多龙还要低,所以这也是某些国家允许,甚至鼓励巫师和麻瓜通婚的缘故。因此,像Scamander家这样能养育出两个孩子的幸运家庭,在20世纪都已经堪称壮举了。


 


所以,当Percival Graves一手牵着两个孩子、一手还抱着一个正在吃手指的小孩出现在MACUSA大堂里的时候,所有的巫师都好像被集体施了石化咒一样齐刷刷地瞪着他们看,脸上的表情宛如在看着一群行走的奇迹。


 


梅林啊,帕拉瑟啊,艾萨克牛顿啊,Graves手里牵着的是什么啊?


 


Graves十分自然地把手里牵着的孩子拉到Tina面前。


 


“Emily,Philip,”他说,声音里没有了平日的威严,反而更像是一个被一群调皮鬼折磨了一夜的疲惫的普通父亲,“跟Tina阿姨要好好相处,我会要她检查你们的阅读的。Tina,不许再给他们吃糖了,Emily快要换牙了,我不想因为她长了颗蛀牙而跟Newt吵一架。”


 


“遵命,长官。”Tina拉着两个孩子,他们今天的装束一看就是Graves帮他们选的。Tina颇为不满地看着穿着黑色小靴子的两个孩子,拜托,这都快要圣诞节了,Graves还没打算给他们买点红色的衣服吗?


 


“Athena,”Graves叹了口气,伸手拍掉他手上的女孩子的手,“不能吃手。我怎么跟你说的——淑女不能把手指塞进嘴里……Tina,我要的报告呢?”


 


“我马上去拿过来。”Tina牵着两个孩子小步跑开了。Graves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又打了个哈欠。


 


仁慈的路易斯啊,Graves踏进了电梯里,无视了刚刚在大厅里见到的几个部下略有点好奇、但满满的震惊目光,还好Newt带走了另一个孩子,要不然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Tina焦头烂额。


 


也许——她说的是也许,她本人敢以丹恩的名义发誓——她曾经和其他的同事在闲聊之中聊起过Graves,她的直属上司、曾经的导师。


 


“我敢打赌,他自打出生以来就是那个表情。”一个她忘了名字的傲罗说,“我就没见过他有除了‘面无表情’以外的表情。我实在不能想象他跟我家的那个烦人精一样哭鼻子、或者尖叫大笑的样子。”


 


啊,饶了我吧,Graves。Tina叹着气躺在办公室的地板上,让Emily——最近忽然励志要做一名生活在热带雨林里、用甘草棒和鼻涕虫治病的女巫——装模作样地把手放在她的肚子上。


 


“Emily——”


 


“Graves。”小女孩严肃地说,“叫我Graves。”


 


哦,哇。这不就想象出来了吗?她敢说五岁的Percival Graves肯定也是这个样的。小小年纪就开始“叫我Graves,”很好,她可能今天都别想从办公室里出去了。


 


“Graves医生,”她聪明地换了个称呼,“请问我的病能治好吗?”


 


Emily把手放了下来。


 


“我很抱歉,”她真心地、充满遗憾地摇着头,“你昨晚吃下去的葡萄牙长吻龙和伤心虫没有消化。”


 


我什么?


 


“你要死了,Tina阿姨。”


 


小女孩吸了吸鼻子。


 


哦哦哦哦哦不要啊——Tina在心里咆哮着。


 


“呜……”Emily忽然大哭起来,本来在一旁安静看书的Philip也充满着疑惑地抬起了头,看向他的姐姐。


 


“Phil,”小女孩哭着爬起来,冲过去抱住了她一脸茫然的弟弟,“Tina阿姨要死了——呜——”


 


“Philip——”Tina刚想出声解释,然而Philip不明所以地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她,也开始抹起了眼泪。


 


Tina长叹一口气。


 


她收回她之前说的那句话。现在她可以描绘出Percival Graves小时候一边尖叫一边大哭着跑过他家那抛过光的大理石地板、只因为他的巧克力猫头鹰飞走了的场面了。


 


 


 


Graves在听部下做汇报的时候短暂地睡着了一秒。


 


只有一秒。他敢对着他家挂满了一间房子的肖像们发誓,真的只有一秒。


 


昨晚Emily坚持一定要做完她的月光浴才能睡觉;Philip试图把Graves的重修版MACUSA员工行为守则带上床;而Athena大半夜忽然哭闹起来:她发烧了。


 


由于圣诞节,Graves提前了一周给他所有的家养小精灵放了假。他觉得他和Newt可以照看四个孩子的,这不比出去抓捕什么黑巫师或者魔法生物要难。


 


然而,事情在Scamander家的一封加急信件送到了Graves的庄园的时候就开始急转直下。Newt在一个小时之内就收拾好了他的行李箱,抱着Evander急匆匆地离开了。Graves对此毫无怨言,毕竟Scamander先生不是每天都会从楼梯上滚下来的。他的老丈人扭伤了脚,躺在床上哼哼唧唧地叫Scamander夫人不要写信告诉他的两个儿子。


 


“……他没什么事,我已经给他调了一杯Scamander家祖传的药剂。”Scamander夫人在信里是这么说的,“我知道你们刚刚有了Evander,所以就不用来看我们了。他真的没事,我以梅林最肥的三角裤发誓。”


 


“你还是去看一看他们吧。”Graves看了信,轻描淡写地说,“反正假如是我,我就会回去。”


 


Newt揉揉额头,他当然知道Graves语气里的意思:Graves夫人早在Graves记事之前就离开了他;而Graves先生工作繁忙,自然没有时间理会独子。家庭对于Graves来说弥足珍贵,所以Newt迟疑了一下,便马上收拾好了行李。


 


还好Newt把Evander抱走了。Graves把隐隐作痛的后脑勺靠在椅背上,要不然他真的不知道今天自己还有没有力气爬起来带着三个孩子来上班。


 


“呃——”


 


哦,完美。


 


Athena吐了她自己一身,附带被伤害了的还有他的椅子和地毯。


 


“Athena,”Graves叹着气把小姑娘抱起来,她的脸颊红润,但是是因为退不下去的高烧。他用魔杖施了几个清洁咒,清理了一下她的衣服和脸;他决定让秘书和后勤部门去操心那张可怜的椅子和寿终正寝的地毯。此刻他要担心的是Athena:他趴在地上仔细地观察着她的呕吐物,同时试图把家庭医生的嘱咐从脑海里拽出来;Athena没怎么消化她的燕麦粥,可能是今早他起来的时候太赶了,煮得不够稠。


 


Athena又开始吮手指了。Graves拍了一下她的手,她仿佛像是训练有素的演员一般开始大哭起来。


 


她饿了,Graves叹了口气,从大衣口袋里找出了早上为三个孩子准备好的午餐盒。Athena一饿就会开始大吵大嚷,借用Graves夫人的画像的话来说,“跟我们Percy一模一样嘛。”


 


他真的不想知道为什么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其他的祖先们的画像也颇为赞成地点着头。


 


“Athena Graves,”他举着勺子开始跟小姑娘讨价还价,“加了糖的燕麦粥——Daddy做的,一口,啊,再来一口……乖孩子……吞下去,不要含着,淑女是不会把食物——”


 


Athena像是存心要折磨他似的把燕麦粥吐了出来。


 


“Athe——”


 


小姑娘似乎,不对,绝对是很乐于见到Graves束手无策的样子。她咯咯大笑着,伸手“要mommy抱。”


 


Graves放下勺子,伸手把他的小女儿抱起来,觉得自己真是越来越没脾气了。


 


 


 


Tina牵着两个满脸泪水和鼻涕的小孩子穿过走廊的时候被休息室里的一群同事们截住了。


 


“Goldstein!”两个她不是特别记得名字的巫师把她抓进了房间,Queenie和Mary则从她手里接过了Emily和Philip。不出几秒,她就听到了Emily的笑声。


 


现在她被一群急于得到第一手资料的同事们围住了。有人往她手里塞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不是MACUSA自己向员工们提供的淡得像猫狸子尿的清咖啡,是街角的那家十分高档、一杯咖啡要等十分钟的咖啡店的。


 


哦,阴谋!哦,八卦!你们的另一个名字叫MACUSA的同事们!


 


“Goldstein,”Johnny,和她同时加入MACUSA的年轻傲罗开口了,“那三个——全部都是……?”


 


Tina点点头,呷了一口美妙的咖啡,把自己从“绝症”之中拯救出来。


 


“路易斯啊,”巫师们感叹着,“不愧是Graves。”


 


“三个啊!”Cathy说,她算是这群年轻巫师里资历最长的一个了,“我和Lincoln努力了两年了,都没能有一个。”


 


站在她旁边的Nelly同情地拍了拍她,“哦,亲爱的……我的姑妈也是这样!她结婚十年了才有了第一个孩子……”


 


Tina静静地又喝了口咖啡。


 


“实际上,Graves先生现在已经有四个孩子了。”她的内心平静如水,虽说她也是上个月才知道的。


 


不少人倒抽了一口冷气。


 


“约翰迪伊啊,”有人喃喃地说,“可是他才结婚几年吧?”


 


“六年。”Tina说,这么算来她认识Newt也有快七年了。


 


“了不起。”Dane竟然情不自禁地开始鼓掌,“太了不起了……我们为什么不给他和Scamander先生颁发个奖章?”


 


“实际上,是五个。”Emily忽然尖着嗓子喊了一句。小姑娘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巫师们的后面,她仰着头看着他们的神情像极了她的父亲,以至于一瞬间屋子里都没了声音。


 


“Emmie,你说什么呢。”Tina赶紧蹲下去,示意小姑娘不要乱说话。她可不想因为Emily那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而招来什么误解。


 


“叫我Graves。”Emily双手交叠着,活脱脱就是Graves家族的标志手势,“我没有在胡说,Tina阿姨,我说的是真的。Mommy已经——”


 


Tina赶紧捂住了她的嘴。


 


“Graves小姐,你想不想吃糖?Tina阿姨恰好知道有家面包店,你一定会喜欢。”Tina觉得自己不能再放任这个明显知道了许多她不该知道的东西的小姑娘,在这里对着一群主业是写MACUSA八卦小报的巫师把她双亲“疯狂但浪漫”的私生活抖个一干二净。


 


哦,澄清一句。那是Queenie说的,在Newt不知道第几次无意中向她投射了那些画面之后,Queenie就作出了如上的总结。


 


Tina拽着两个孩子离开的时候,假装没听到后面那群同事们悉悉索索的赞叹声。


 


五个啊。


 


Tina也忍不住震惊了一下。


 


 


 


Graves难熬的下午终于到了。


 


冗长的会议让他昏昏欲睡。好不容易把Athena哄睡着了再交给他的秘书Harp,他连午饭都没吃就要接着开会——三场,跟一群老秃鹫坐在一起吵架。梅林啊,Graves揉了揉脸,他觉得他一天不到就要崩溃了。


 


会议室门口忽然传来了不小的动静,连Seraphina都忍不住抬头去看骚乱的来源。


 


门忽然打开了。


 


Emily牵着Tina和Philip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Tina生无可恋地咕哝着“我已经尽力阻止她了”,但还是被小姑娘拖进了会议室。


 


“Daddy,”Emily爬到了他的腿上,颇为认真地学着Graves的样子把手放在会议桌上,“我跟Tina阿姨说她要死了,她不愿意相信我。”


 


“Emmie,亲爱的,Daddy开着会呢。你为什么不跟Tina再好好——”


 


“我说过了!”她气得鼓起了腮帮子,Graves的头又疼了起来。他甚至都能听到一群议员们开始窃窃私语,他们的视线全部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不过没有人说什么,没有人想因为Graves小姐想爸爸了而敢指责Graves打断了会议的进程。反正他们也快到中场休息时间了。


 


“为什么我们不休息一下呢。”Seraphina主席轻轻地说,所有的人都连声答应了,但没有人起身离开。


 


没有人。


 


“亲爱的,”Graves叹了口气,看来他是不得不在一群人面前跟这孩子好好讲道理了,“她怎么了?”


 


“她昨晚吃了一只葡萄牙长吻龙和伤心虫,可是它们没有消化。所以……呜……她要死了……”


 


小姑娘在一群巫师之中开始啜泣。


 


“先生,我发誓我跟她解释了。”


 


Graves举起一只手,示意Tina他能处理。


 


“Emmie,”他从外套胸袋里掏出一块手帕,帮他天赋秉异的女儿擦了擦眼泪,“你看过你所有的魔药书了吗?我很确信Tina阿姨的病是有救的。这样,你拿着这个……”


 


他作势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团空气,郑重地放在了小姑娘的手心里。


 


“这是龙吐息,”Graves的语气此刻在外人听来,简直温柔得可以吓哭一群MACUSA的高级傲罗,“我很确信Tina阿姨可以服用这个。”


 


Emily点点头,捧着那团并不存在的龙吐息朝Tina撒过去。


 


片刻之后她说:“我觉得她看起来好了很多。”


 


Graves帮她重新扎了个辫子,“亲爱的,再去跟Tina阿姨玩一会儿,我下班之后再来好吗?”


 


“说话算话,Graves先生。”她严肃地说,“八点一到,就要过来。以及,我还可以再要一团龙吐息吗?”


 


“当然可以,亲爱的。你要拿它做什么呢?”


 


“给Mommy,”Emily大声地说,“我要有新妹妹了。”


 


Graves僵住了。


 


她说什么?


 


他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允许了Philip拿走放在他面前的新魔杖与飞天扫帚管理条例的司法解释。


 


“Goldstein,”他叫住准备离开的傲罗,匆匆地在本子上写了几笔之后撕下一张纸递给她,“记得帮我个忙,谢谢了。”


 


Tina接过来看了看。


 


“Emily指的是,你今早和昨晚吃的番茄热狗没有消化。请注意你的饮食合理性,Tina。”


 


哦,完美。


 


Tina拉着Emily和Philip回到了她的办公室。


 


现在她的上司知道她早餐和晚餐都吃了些什么了。


 


 


 


Newt回到家的时候看到了很难得的一幕。


 


Graves居然在沙发上睡着了。他手里抱着Philip和一本厚厚的司法名词解释;Emily躺在沙发尾端,颇为霸道地把脚搭在了她父亲的大腿上。


 


Newt把已经睡熟了的Evander放回婴儿床里,顺便去查看了一下Athena的状况。谢天谢地,她终于退烧了。他又折回客厅,去把Philip和Emily捞起来放回他们各自的房间。中途Emily醒了一下,跟Newt要了个晚安吻之后忽然宣布她要管新妹妹叫Ophelia。


 


“Daddy会喜欢的。”小姑娘睡眼惺忪地说。


 


Newt笑了起来,替她掖好被子。


 


等到他把在沙发上睡得毫无形象的Percival Graves弄醒的时候,指针已经指向了12点。


 


“嘿。”Newt弯腰给了Graves一个吻,“我希望他们今天没有难为你。”


 


“并没有。”Graves揉了把脸,让自己清醒过来。“Scamander先生怎样了?”


 


“哦,他好得很。他一见到Evander就激动地跳下了床……”


 


Newt也顺势躺在了沙发上、Graves的臂弯里。Graves的手在他腰间安抚地摸了几下之后伸手摸了摸他平坦的小腹。


 


“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


 


“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


 


“Emily……”Graves头疼似的叹了口气,“已经把这件事说得整个MACUSA都知道了。”


 


“她说你会喜欢Ophelia这个名字的。”


 


“我的确喜欢。”Graves满足地叹了口气,“Ophelia Graves。”


 


Newt唔了一声,转头过去吻他。


 


 


END


彩蛋一


 


“Goldstein!”


 


Tina牵着Ophelia和Evander穿过走廊的时候又被拖进了休息室。


 


“拜托请告诉我们,这是第几个Graves了?”


 


“第四个和第五个,第六个还在来的途中。”


 


Tina翻着白眼说。


 


 


END


 


我为什么又在摸鱼???


 


我在做什么???


 


我在哪里我是谁???


 


起因就是跟你们妮扣聊起来,说想看Graves和Newt养一窝崽子、一起做蠢爸爸;然后妮扣说巫师的生育率似乎很低,所以才有了MACUSA八卦小队的感叹,算是私心赞扬一下部长和学长的能力(诶)23333


 


以下是几点私设


 


关于学长为什么能生……我不知道啊这只是个脑洞???


 


关于崽子们。


 


Emily—Philip—Athena—Evander—Ophelia—在途中的崽子Victoria。


 


Emily是有很有天赋的女巫,具体表现为她能感知到一些很细微的事物,就是我们一般说的第六感很发达。


 


Philip对司法之类的东西很敏感,是两个儿砸之中最像Graves的。


 


Athena像Newt,以后也会女承母业(???


 


Evander和Ophelia都没有选择家族事业,他们一个做了乐手,一个做了金融家。


 


Victoria……还没想好23333


 


关于MACUSA为什么能允许员工带孩子回来的问题。以前管得没那么严,后来就管得严了。






诶嘿我就是想看他们生一打崽子啦——



评论

热度(450)

  1. sharonli1233金鱼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