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onli1233

【怪產】Sweet Dreams, My Dear(Graves/Newt)

跳躍基因:

※ 真部長/Newt
 同居日常片段。
 幼稚的Percival˙三歲˙Graves。
 大量私設。
 沒啥劇情只有被我OOC的肉麻傻瓜,請小力鞭。





  當Newt興高采烈地宣布他將著手開始第二本奇獸書籍的撰寫時,Graves是真心替Newt感到高興──至少在一開始的時候。



  Graves沒能參與到Newt上一本鉅作的製成(畢竟他們的緣份始於Newt帶著第一本成書再訪紐約的那一刻,太晚,Graves幼稚地埋怨),對於一本書籍如何從無到有,Graves的確好奇,更重要的是,他渴望參與Newt生命中的每一個特別時刻。



  當年他自Newt手裡收下《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往後的日子裡,他曾經數次細讀過這本書。



  最初促使他從嚴苛忙碌的工作裡擠出時間來閱讀的理由,絕非出自於他對奇獸有著多麼濃厚的興趣,而是親自來送書的作者實在可愛得像一頭受驚的鹿,竭力保持禮貌卻下意識護著那只皮箱的舉動又令他深感愧疚,Tina建議他藉由閱讀這本書開啟與Newt的共同話題,他認為這是個好主意。



  沒有瑰美穠麗的虛浮詞藻,Newt的文字樸實無華卻深中肯綮,不帶強烈主觀色彩的描寫深入淺出、平易近人,字裡行間卻又隱隱透露Newt對於這些奇獸朋友們的款款情深。



  Graves越是讀這本書,越是被Newt獨特的敘事手法吸引;他的文字太像Newt本身,狀似貌不驚人,越是了解才越能看見他熠熠生輝。



  正因如此,即使是他們同居以後,當Newt不在他身邊時,Graves翻閱他私自珍藏的Newt相簿、望著辦公室裡Newt的畫像出神、讓貓頭鷹送信給身處天涯海角的Newt,也讀《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Newt早已是魔法生物學家中的翹楚,兩人確認關係後也未曾停下探訪神奇動物的腳步,然而第二本書的計畫一敲定,他勢必踏上一趟為時更長的取材旅途。



  Graves早有心理準備,但看著Newt手忙腳亂打理行囊的身影,Graves仍然必須努力克制自己使出昏擊咒打昏Newt、把他綁在臥房裡哪兒都不准他去的衝動。



  收拾好行李,Newt轉頭便瞧見他的情人坐在扶手椅上佯作讀報,一副波瀾不驚、心平氣和的態勢,然而他沒有粗心忽略那雙緊蹙的眉尖。



  Newt看了發笑,上前抽走Graves僅只是在「看」的報紙,伸手撫平他眉間的皺褶。



  「我以為你習慣了我出遠門。」



  「這次特別久。」Graves的咕噥滿是孩子氣。



  「你仍然可以寫信給我,或者我們家還有一些呼嚕粉。」



  「看在丹恩的份上,能在你的哪一個目的地方圓五百英里內找到一個天殺的壁爐?」



  「我永遠歡迎你在假日時短暫參與我的野外研究,即使那很累,不能讓你好好休息。」




  「我很樂意。」Graves咬牙切齒地說。「雖然Picquery那個女人一旦知道是要去找你,死都不會讓我放假。」



  Newt笑了起來,溫柔地順著Graves鬢邊的幾綹銀色髮絲。



  「我會盡快回來,我保證。」



  Graves摟緊他的腰,心有不甘地咬著Newt的襯衫鈕扣。



  「老規矩,遇到麻煩時握住婚戒,我會立刻過去。嗯?」



  「好的。」



  「寫信、吃飯、照顧自己。」



  「好的。你也是。」



  「回來之後,你的身上但凡多一條傷疤,你就會得到一個懲罰。別懷疑,你身體上的每一道傷疤都刻在我的記憶裡。」



  Newt湊近他的耳邊,羞澀的嗓音細如蚊蚋。



  「也許……我很期待你的懲罰?」



  他換來了Graves的一聲低吼,還有臀上挨的一記拍打。當Graves終於抱起他往床邊走去,他攬著男人的頸項,輕聲說著每次遠行前必有的許諾。



  ──我必定平安歸來。



××××



  Newt離開的那段期間,美國的黑巫師們彷彿聽見了Mr. Graves的心聲,他的公務突然變得意外繁重,而沉浸在工作裡確實能稍稍分散想念Newt的煎熬。



  (「有鑑於你久違的高工作時數,我由衷希望Mr. Scamander多寫幾本書。」



  Graves深覺沒有對Picquery喊出咒咒虐(Crucio)的自己真是個徹頭徹尾的紳士。)



  繁瑣的工作、Newt捎來的信件、以Goldstein姊妹為首的下屬們不定時的關懷、留在家裡的奇獸孩子們的陪伴、還有分別來自Theseus Scamander與President Picquery的冷嘲熱諷,不知不覺間,竟也捱到了Newt回家的日子。



  風塵僕僕的Newt身形有些削減,曬得有些黑,眼下泛著兩圈烏青,但那雙湖水綠的眼睛裡瀲灩著光芒,滔滔不絕地與Graves分享他的旅程,此行似乎大有斬獲。



  Graves為他的歸家與豐碩的成果感到喜悅,但心底不免有一絲鬱鬱。他很明白在真正成書前,Newt還有好一段忙碌的日子。



  返回紐約後,Newt無暇休息太久,緊接著是昏天黑地的撰稿煉獄。Graves每天踏進書房,看見的便是Newt被沾滿墨漬的羊皮紙堆團團包抄的末世景象。



  那段時間,他盡量不加班。到家之後,他會小心地繞過那堆紙圍成的堡壘,和Newt交換一個吻,然後動手準備晚餐。



  享受過短暫的晚茶時光,Newt繼續埋首案前,Graves喜歡待在他身邊看書或公文,時而替Newt翻找參考資料、譯讀古老的文字、準備桌邊的小點心、安撫思念媽咪而意圖搗亂的孩子們,然後在理應就寢的時間以「為你按摩僵硬的肩膀」為由,堂而皇之將人拐回臥房。



  「Mr. Kowalski店裡的麵包確實美味無比,但我不允許你每天中午只吃麵包果腹,這不健康。」



  「抱歉,」Newt自知理虧,赧然地搔了搔頭。「你知道的,它們能夠讓我邊吃邊寫又不需要準備,實在很方便……」



  Graves瞇起眼睛。「如果你無法盯著自己好好吃飯,來我的辦公室寫作會是個選項。」



  Newt紅了臉,還是一派認真地回答。「你明知道那樣我們兩個都無法專心於工作,親愛的Percy。」



  貼心的Queenie及時發現Mr. Graves的煩惱,開始不厭其煩地拖著Newt一起共進午餐;在安全部部長不得不加班處理公務時,他的朋友、下屬們不約而同用了比前陣子關照他還要多出十倍的殷勤關照Newt。



  「在寫上一本書的時候,我總是一個人關在閣樓裡埋頭猛寫,只有Theseus會抽空來看我,跟現在真是大不相同……」



  Newt靦腆地歪著頭,啃著Tina帶給他的甘草魔杖。「我從未有過這麼多身為人類的朋友。」



  Graves有些不情願,但他不得不承認,他與Newt同樣感謝身邊的這些人們:有別於世俗的評斷,他們更願意看見Newt Scamander的美好良善。



××××



  這天下午,Graves正在進行下班前的收尾工作,他聽見辦公室的木門親切愉快地發出問候。



  「午安,Mr. Scamander──永遠盼望您的到訪,部長先生的小蜜糖!」



  門應聲而開,他的同居人侷促地在門口探頭探腦。那扇門老是讓Newt感到不自在,但前者從未理會過魔法生物學家的恫嚇。



  「嗨。」



  「Newt?你怎麼來了?」Graves不無驚訝,但仍然熟練地揮手施了魔咒,鬆軟的坐墊在他身邊鋪平,一旁的茶具自動加溫,標準的小Scamander來訪流程。



  Newt神秘兮兮奔到他身邊,一臉藏不住心事的彆扭:「有事情、想告訴你。」



  Graves見狀,已經大約猜到Newt的來意,但他只是若無其事地發問。



  「哦?再過一小時我就會到家了,什麼事情急著現在說?」



  Newt眨眨眼睛,有些自豪、有些忐忑,從懷裡掏出一大疊書稿,遞給了Graves。



  「對不起,等不及就跑來這裡,但是、我真的很希望能第一時間向你分享完稿的喜悅,沒有你的幫助,這本書也不會寫得這麼順利,我、我想把這本書獻給你……當然,如果你不嫌棄,我是說,如果你覺得這太沉重,太多餘,或是什麼,我完全理解──」



  Newt的一席語無倫次漸趨微弱,他死命盯著自己的皮鞋,彷彿那雙鞋子才是Percival Graves。



  Graves恍然看見了當年遠渡重洋,前來送書給他的青年。他猜Newt這幾天大概在家裡偷偷排練過這段講稿好幾遍。



  他從Newt手上接過那疊書稿,鄭重開口,神情剛毅肅穆。 



  「恭喜您順利完稿,Mr. Scamander,做為MACUSA的安全部部長,我對您的著作給予極高的評價。繼《怪獸與牠們的產地》之後,這將會是另一本撼動魔法社會的曠世鉅作,每一位矢志成為優秀巫師的學子都應該精讀此書,有鑑於此書將成為經世典籍名留千古,為全人類與魔法生物帶來莫大福祉,在此代全球巫師界向您獻上最高的敬意──」



  「嘿、嘿,說得太超過了Percy……」  



  Newt 幾乎想撲上去摀住Graves的嘴,一張紅得像熟成番茄的臉充分揭示了他的無地自容。



  Graves淡淡一笑,一把將無措的Newt攬進懷裡。



  「做為你的頭號忠實讀者,我很高興能第一個拜讀你的新作品;做為你的伴侶,我很高興,再也沒有稿件能阻擋你的目光停留在我身上。」



  「這是我的榮幸,Newt。」




  Newt的聲音含糊得聽不清。「……謝謝。」



  他不該拖到現在才拿文件來給部長簽名的。站在部長辦公室門口的小正氣師內心滿是自悔自嗟自傷。



××××



  Newt來訪的日子,他們習慣一起走路回家。Newt替奇獸們準備了大餐,Graves燒了一桌佳肴來慶祝魔法生物學家的大作完成。



  洗過熱水澡,Graves坐上床,點亮床頭燈。Newt交給他的書稿溫馴地飄浮在他的視線高度,按著次序排列得整整齊齊。



  穿著寬鬆格紋睡袍的Newt跟著爬上床,溫溫吞吞地往Graves懷裡鑽,熟練地調整好最舒適的姿勢,感覺自己被Graves的氣息所圍繞,灰綠色的眼睛滿意地半瞇起來,一如饜足的幼貓。Graves在他的晚茶裡多兌了一些牛奶,已經許久沒有這樣悠閒的夜晚,放鬆與心安令他昏昏欲睡。



  「Percy,」Newt的語氣十足慵懶。「如果發現了什麼問題,例如錯字,也許你不介意順手替我修改一下?」



  「你是怎麼說的?梅林的褲子啊。」Graves故意模仿Newt平時的口吻。「美其名說獻給我,原來只是要省下那筆校稿費,真是令我心痛不已。」



  「哦,我可憐的Percival……」Newt故作正經,暈染著笑意的語氣出賣了他的秘密。「你該看看當年Theseus接下這個任務時有多開心,我原本猜想你會比他更加高興。」



  「我的確是。但我也毫不懷疑,在Theseus知道這份殊榮被奪走以後,我們家的大廳會被咆哮信塞滿一星期。」



  Newt噗哧笑出聲。「事實上,Theo抱怨過……我熬夜時寫下的白字連篇,這恐怕是份苦差事……」



  「我應付得來。你大概不曉得,那群道貌岸然的正氣師繳來的報告,上面的錯字比庭院裡的地精還多。」



  Graves隨意喚來四五張紙頁,簡單瀏覽幾段文字,果然就有幾個醒目的拼字錯誤跳進他的眼簾。



  他撫過紙頁,那些字母立刻修正為正確的字彙。Newt的字跡總是朝著同一個方向歪斜,像極了他踩著外八腳步的招牌奔跑姿勢。



  他專注地試著模仿Newt的筆跡,簡直維妙維肖,看不太出修改的痕跡。Graves相當滿意。



  「Percy……」



  「嗯?」



  他低頭答應,這才發現懷裡的青年早已不敵睡意,這陣子他實在太過殫精竭慮。Newt的睡臉總是無邪而安詳,唇畔偎著一縷少年般的純真微笑,嘟嘟喃喃說著夢話,似乎好夢正酣。



  Graves意識到Newt帶著笑容在夢裡喊他的名字。他感到驚奇,每當他以為他已經給了小Scamander所有的愛,Newt卻總能讓他的愛又更深了一些。



  Graves拉過棉被替他蓋好,虔誠地親吻他的嘴唇。



  「晚安,我的Artemis。」



××××



  Graves閱讀Newt的新書,同時在書稿裡寫下自己的眉批,Newt堅持他的閱讀意見對他有著極大的助益。



  不出他所料,Graves的審稿與建議果然正確且忠實,這使得Newt直到書籍發行之後,才深深後悔起拜託Graves這件事。



  Newt不知道Graves施展的該是一個多麼強大的保護咒,竟然能一路通過編輯、校稿等數重關卡,甚至逃過Newt本人的眼睛,直至新書付梓。




  「Newt,」來訪的Tina強忍笑意,指著書裡的其中一行字。「這是不是一個錯字?」




  "── 一般而言,牠們會選擇棲息在可製成魔杖的樹種上……



  Newt這才明白,整個巫師世界裡購買了初版新書的忠實讀者們,都讀到了這個被Graves 妥善保護的錯字。



  他在半夢半醒之間,迷糊地、近乎本能地──將棲息(Perch)拼成了他最慣寫的字。





  
Percy。



   

                    -Fin.




××××




《後記》

  哎我知道有很多牴觸原作的私設,算了隨便啦反正這CP的存在本身就是在牴觸原作啦森77(喂



  例如那個年代應該是要有家庭小精靈,尤其像Graves這樣的大家族,但實在很喜歡下班回家之後還能一手包辦家事照顧Newt照顧得妥妥貼貼的Mr. Graves,對我就是覺得把Graves塑造成一個寵媳婦寵上天的護妻狂魔很爽,不要阻止我我是不會住手der



  大概是想寫沒辦法像Graves一樣總是把噁心情話掛在嘴邊,但又總是能不自覺地讓Graves感受到自己正在被深深愛著的Newt,結果太超過了變成一個故事破碎沒有起伏的肉麻老梗大雜燴,真對不起。



  各方面都還很不足,需要持續改進QQ但總之,還是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躍躍 2017.1.12


评论

热度(186)

  1. 尾巴低头吃便当跳躍基因 转载了此文字
  2. sharonli1233跳躍基因 转载了此文字